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一文看懂政府工作报告涉及的“药点”

发布时间 | 2019-03-07

3 月 5 日上午,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正式开幕。会上,中央政府工作报告中有多处内容涉及医药产业领域.

01

原 文:国有企业要通过改革创新、强身健体,不断增强发展活力和核心竞争力。

解 读:医药企业领域,有许多国有企业,当前,随着医药政策的深刻巨变,作为国有企业,对内必须要夯实基础,对外必须要适应市场节奏。产品必须要强化领域化、专业化,靠两三个主力产品打天下并不持久。基础管理的高效化、流程化、信息化是持续发展必由之路,开源高效、盘活人才的动态发展机制才是企业生存的保障。

02

原 文:继续提高城乡居民基本医保和大病保险保障水平,居民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标准增加30元,一半用于大病保险。降低并统一大病保险起付线,报销比例由50%提高到60%,进一步减轻大病患者、困难群众医疗负担。

解 读:大病保险是对城乡居民因患大病发生的高额医疗费用给予报销,目的是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因病致贫、因病返贫"问题,使绝大部分人不会再因为疾病陷入经济困境。此次两会的相关表述笔者可概括为“一降一扩”:“一降”,就是要降起付线,针对困难群众要降低,确保他能够进入大病保险的支付范围;“一提”,即适当提高在合规范围内的报销比例。可见,民生领域的幸福感指数仍然是当前政府主要抓的工作。

03

原 文:做好常见慢性病防治,把高血压、糖尿病等门诊用药纳入医保报销。

解 读:2017年1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中国防治慢性病中长期规划(2017-2025年)》(以下简称《规划》),《规划》中明确提及优先将慢性病患者纳入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范围,积极推进高血压、糖尿病、心脑血管疾病、肿瘤、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等患者的分级诊疗,形成基层首诊、双向转诊、上下联动、急慢分治的合理就医秩序,健全治疗-康复-长期护理服务链。在目前全国各地全力推进分级诊疗的背景下,如何抓好“慢性病领域“的黄金点对医药企业来说是一个挑战。

同时,报告再次要求把高血压、糖尿病等门诊用药纳入医保报销。这其实并不是一件新鲜事,但医保目录不是“金饭碗”,进了医保目录一定要换个角度思考决策者的想法,比如,动态调整医保药品目录时如何平衡兼顾临床需求,新批准的药品、专利药调整的办法及规则;药物经济学在目录调整过程中发挥的作用以及企业怎样运用客观数据支持专家评审机制。当医保目录成为一个动态的过程时,医药企业应当具有饥饿感与危机感,扎扎实实把内功练好。

04

原 文:支持中医药事业传承创新发展。药品疫苗攸关生命安全,必须强化全程监管,对违法者要严惩不贷,对失职渎职者要严肃查办,坚决守住人民群众生命健康的防线。

解 读:从地方到国家一直在大力扶持中成药,但对包括注射剂在内的中成药来说,首先就是要将中医药作用的物质基础、药物的作用机理基本搞清楚,能够深入阐明药物对人体的作用机制。同时,临床疗效也应该具备较为客观、准确的评价,只有这样,才能在激烈的医药市场上占得先机。

05

原 文:按照竞争中性原则,在要素获取、准入许可、经营运行、政府采购和招投标等方面,对各类所有制企业平等对待。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健全政企沟通机制,激发企业家精神,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升级。

解 读:在服务举措和服务质量上下功夫,坚决整治“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等问题,消除“中梗阻”,打通服务商企 “最后一公里”。其中需要注意的是,报告要求“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即制定政商交往“正面清单”和“负面清单”,营造良好的尊重企业和企业家的文化氛围。在当前经济下行的背景下,政府既要当好“店小二”,又要当好“急郎中”,做到“企业需要时,政府无处不在;企业不需要时,政府无故不扰。

06

原 文:进一步缩减市场准入负面清单,推动“非禁即入”普遍落实。政府要坚决把不该管的事项交给市场,最大限度减少对资源的直接配置,审批事项应减尽减,确需审批的要简化流程和环节,让企业多用时间跑市场、少费功夫跑审批。

解 读:法无禁止即可为。对医药人来说,少将心思放在不必要的跑腿人,多将精力放在业务的钻研上,可以减少不必要的精力与资源浪费。

07

原 文: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普惠性减税与结构性减税并举,重点降低制造业和小微企业税收负担。

解 读:优惠政策的有力支持,将加速医药企业的快速发展,利用好这笔减税“大礼包”,将资金用于扩大规模、改进生产,不断创造高品质、高附加值的新产品,将促使医药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

08

原 文:促进新兴产业加快发展。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生物医药、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等新兴产业集群,壮大数字经济。

解 读:生物医药产业是中国战略新兴产业之一。生物医药行业的特点包括高风险、高投入、高技术、周期长等,生物医药领域的建设,必须同时调动国家、地方、企业以及科技人员的内动力和凝聚力,在政策落实上下工夫,在配套机制上谋落实,真正为生物医药技术产业的发展注入活力,为整个产业的竞争力起到巩固和提升作用。